很少有一種魚像台灣的蓋斑鬥魚一樣,受到常民百姓那麼多的關注。但是太多盲目的增殖與放流對野三斑(野生蓋斑鬥魚)而言恐怕只是禍不單行? 我養的台北野三班來源都是親手野採,最久族群的已經維持十多年了。想來也不知哪一天會無以為繼,故為之誌。
初來乍到的朋友建議先讀這個,搞清彩兔這玩意兒。阿然後也務必請了解這裡有一些觀察野三斑與彩兔之間差異的文,僅能代表我這一線的魚,不是讓作鑑別之用--我想試著去了解其生態意義,朋友們也應該如此,莫要陷入"野生的卡補"的迷思中。請參考這個

先講,這裡沒法回答您關於產地、分贈與買賣的問題囉。

10.29.2015

野三斑?--DJH2014,另一個野採魚。


母魚

真難以想像已經過了3年,生活上的一些困難,過得不順(野三斑的命運也是這樣),野三斑的部落格也放著荒蕪了。最近翻舊信箱發現部落格有少數留言,每日也都有數十次瀏覽,不知不覺也突破10萬了。日子不好過,但好歹也熬過來了,是不是,就再來繼續扯吧。

這也是大台北鄰近地區的,我跟池塘的主人算是聊得開,多次詢問,他都告訴我這池塘裡的魚是原本就有的,沒有人為野放。從外觀上,這個族群與彩兔十分接近,惟體型可能略小;行為上不避人,大都長得十分肥壯。鄰近這裡約2公里就是過去BL99的採集點,要我說,我會說這兩個族群一點都不近似。然而這族群是原生的可能性相當高,算是顛覆了我對野三斑(台北)的認知吧?

2 則留言:

ben tsai 提到...

對野三斑有著興趣,是否能割愛2~3對?
謝謝

Unknown 提到...

如果有著濃厚興趣,是否能贈送幾對,感謝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