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少有一種魚像台灣的蓋斑鬥魚一樣,受到常民百姓那麼多的關注。但是太多盲目的增殖與放流對野三斑(野生蓋斑鬥魚)而言恐怕只是禍不單行? 我養的台北野三班來源都是親手野採,最久族群的已經維持十多年了。想來也不知哪一天會無以為繼,故為之誌。
初來乍到的朋友建議先讀這個,搞清彩兔這玩意兒。阿然後也務必請了解這裡有一些觀察野三斑與彩兔之間差異的文,僅能代表我這一線的魚,不是讓作鑑別之用--我想試著去了解其生態意義,朋友們也應該如此,莫要陷入"野生的卡補"的迷思中。請參考這個

先講,這裡沒法回答您關於產地、分贈與買賣的問題囉。

6.30.2012

絲蚯蚓採集記

今年卯起來抓絲蚯蚓,豔陽下在臭水溝裡洗爛泥,真的又熱又累又噁得不得了,完全不是人幹的事。

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就在昨天陪小孩去公園玩,竟然發現幾片積水邊的泥攤滿是絲蚯蚓。這真的很奇妙,我曾試著飼養絲蚯蚓,並不容易。但是在豔陽下的小水灘,水溫高到幾乎會燙手,密密麻麻得絲蚯蚓卻活得好好的。花個10來分就輕輕鬆鬆蒐集到原本要努力2小時才能獲得的量,除了泥土之外沒有任何噁死人的肥渣。開心開心!

水裡紅紅的全都是

泥灘上,全跑出來呼吸

用紗網洗出來

最終收穫

5 則留言:

郭又嘉 提到...

你好我是嘉義大學的學生 能向你請教一些絲蚯蚓的問題嗎

郭又嘉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泵浦仔125 提到...

說說看囉,這我懂得不多

郭又嘉 提到...

我能加你line 用私訊講嗎?
因為我現在我在鑑定他們的品種 需要收集各地的品種
想請問你都在哪些地點有發現過他們 我需要去採集

泵浦仔125 提到...

抱歉啦我是無賴,採集都在台北近郊,但是狀況很不穩定,以前基隆河有極大族群,但現在完全消失。不過只要到開放的臭水溝幾乎都有,好像沒什麼難度,郊區傳統聚落更容易發現。PS.我已經很久沒採了。